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288章 关系突飞猛进

  是排斥还是没当回事,秦佔听得出来,闵姜西正在给他的手背擦酒精,他忽然一躲。

  闵姜西抬眼看他,他淡淡道:“先给自己处理好。 ”  不然他看着心疼。   闵姜西说:“我等一下,不着急。 ”  秦佔说:“听话。 ”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蹦出这样的两个字,兴许是酒劲儿上头了。   闵姜西对上秦佔黑色的瞳孔,似乎从他眼里看到了什么,所以略显惊慌的躲开。   重新低下头,她拿着棉签蘸了酒精,轻轻的往他手背上的伤口擦,低声道:“马上,给你擦完我就去洗。

”  这一次,秦佔没再出声。

  静谧的房间里,两人一个坐着一个蹲着,不是闵姜西没有地方坐,而是这样的角度光线最好,能让她看清伤口里有没有碎片。

  她已经擦的很小心,但酒精浸入破皮的伤口,还是火辣辣的疼,秦佔忍着没动,但是偶尔手指会神经性的弹一弹。

  闵姜西出声说:“再忍一忍。

”  秦佔说:“不疼。 ”  闵姜西说:“我做了芝麻蛋糕,等下拿给你吃。 ”  她语气如常,可行为分明是哄孩子的做法,秦佔心底一动,开口道:“背着我偷偷吃芝麻蛋糕。 ”  闵姜西说:“我一口没吃,本来就是要送给大家的。 ”  “大家?”  “嗯,给大家准备一点过年的小礼物和小零食。

”  “我怎么没有?”  “我还没送,准备明天都做好才寄给大家。 ”  “你都给谁送?”  “你和秦同学,荣家一份,骆佳佳一份,丁叮一份。 ”  “一个人准备这么多不嫌累?”  “我还一个人收你们几家的钱,也没看我累着。

”  说话间,她鼓起嘴轻轻的吹了吹被酒精涂抹好的伤口,这样会降低灼烧感。

  秦佔居高临下的睨着闵姜西的脸,目不转睛的说:“感情我们都是金钱交易,酒肉朋友?”  闵姜西说:“从今天开始不是了。 ”  她拿出创可贴,把划的最深的伤口贴上,自顾道:“现在我们是患难见真情,两肋插刀的朋友。

”  秦佔闻言,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按理讲,能从闵姜西嘴里听到这样的答案,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可他就是觉得不够,也许这就是人心,人生而贪婪,欲望不止。   秦佔本想问一句:就只是朋友吗?  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不敢。 没错,他就是害怕,怕好不容易得来的现状也维持不住。

  垂目睨着心头肉,秦佔开口,“朋友,差不多得了,我这手还不至于截肢。

”  不怪秦佔突然来这么一句,就这会儿功夫,闵姜西已经往他手上缠了不下七八个创可贴,手背上也就算了,关键是手指,他手指修长,上面的伤口让人看着难受,所以她把每根手指的每根指节都缠了创可贴,乍一看,可不像是早年间做针线活儿的婆婆们。

  闵姜西说:“包好了今晚别沾水,明天晚上摘下来就能好多了。 ”  秦佔没话找话,“那我怎么洗澡?”  闵姜西波澜不惊,“戴手套。 ”  “戴手套还怎么洗?”  “你可以让秦同学帮忙,检验他孝心的时候到了。 ”  “你倒会安排,我为你受的伤,你让别人替我做事。 ”  秦佔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一时心血来潮调侃了一下,说完马上就后悔了,怕闵姜西翻脸。   果然,闵姜西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转身就走,秦佔眼神一慌,“我开玩笑的,生气了?”  闵姜西进了厨房,不多时端了一整个芝麻蛋糕回来,把勺子递给他,“是,罚你吃个蛋糕。

”  秦佔心底瞬间被暖流包裹,看看,还得是他喜欢的人,多知冷知热。   他接了蛋糕,出声说:“你自己能不能擦到耳朵?擦不好我帮你。 ”  闵姜西道:“没事,我去洗一下,你先吃。

”  她拿了棉签和酒精走进浴室,秦佔一个人在客厅,看不见闵姜西的脸,他神色很快就冷下去,蛋糕吃在嘴里都不是甜的。   闵姜西站在镜子面前,面无表情的处理耳朵,棉签蘸了酒精,把血迹带走的同时,也带来了刺痛。   她耳垂下面被咬的有点重,因为当时她毫无顾忌的挣扎,宁愿耳朵不要了,也不能任由人这么欺辱。   让闵姜西觉得恐惧的不是受伤,而是陌生男人残留在耳畔的呼吸和气味。   酒精浸着伤口,很疼,越疼她越擦,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抹平一切,擦掉那股恶心的气味和记忆。

  门外传来秦佔的声音:“你手机响。

”  闵姜西扔掉棉签,从浴室中走出来,她低头拿手机的时候,秦佔瞥了眼她的耳朵,把凶狠和恨意尽数压在心底。   电话是警察局打来的,询问她一些基本情况。

  “是这样的,目前人在我们这里,经我们盘问调查,此人是有过犯案前科的,一个礼拜之前才放出去,对于今晚的事情经过,我们想跟您沟通一下。

”  闵姜西面色淡淡,“好,您说。 ”  “他挟持您的时候,有说过什么话吗?比如让您把钱或者贵重物品交出来。

”  闵姜西视线微垂,冷静地回答:“他从我后面出现,限制我活动,还捂住我的嘴,有猥亵行为,没有提钱。

”  警察顿了一下,继续问:“能请您尽量详细的描述一下具体举动吗?”  秦佔就在闵姜西身旁,听她冷静的指证对方,他心底五味杂陈,既心疼又觉得欣慰,这才是他喜欢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矫情而给对方脱罪的机会,可电话里面的警察让他十分恼火。   一抬手,秦佔看向闵姜西,“给我。 ”  闵姜西顿了一下,还是将手机递给他。

  秦佔接过手机,出声说:“你是哪个局的?”  警察如实相告,秦佔道:“我是闵姜西朋友,也是这件事的目击者,她现在不方便出门,我十五分钟后到。 ”  “您是那个第一时间跟歹徒碰面,还扎了他一刀的人吧?”  “是我。

”  “那您是该过来一趟,我们的警医正在给他包扎伤口,原本我们也要联系您的。 ”  秦佔冷着脸道:“你们警医闲的没事做,专治畜牲?”。

上一篇:第288章 交个朋友怎么样?
下一篇:第288章 百尸拜狐(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