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如何把握强奸罪与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区别

如何把握强奸罪与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区别

龙源期刊网http:///doc/如何把握强奸罪与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区别作者:王媛媛邱江华来源:《中国检察官·经典案例版》2013年第06期[基本案情]被告人郭某,男,17岁。

郭某于2011年12月2日22时许,酒后在北京市西城区小马厂1号院11楼旁僻静处,对被害人马某某实施咬嘴唇、摸胸部、抠摸阴部等猥亵行为,致被害人上下唇粘膜破损、舌体粘膜破损、右颧部皮肤擦伤、左、右乳皮下出血、双侧乳头粘膜破损、下腹部皮肤破损等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后被被害人反锁在小马厂路1号院11号楼地下室090房间,随后被民警查获。 被害人指认:被告人除猥亵情节外,对其实施过强奸,且有过射精,只不过郭某没有把精液射在其阴道内,而是将生殖器放在其嘴里时射精,后被害人把精液吐在了地上;在侦查机关的第一次供述中,被告人郭某称自己酒后“断片儿”,什么都记不得了;此后的供述中,称和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但记不得过程。 派出所民警证实,其在被害人家中抓获郭某时,郭赤身露体、未穿任何衣服。

法医在被告人左右手指甲内检验出被害人脱落细胞;现场勘验提取的物证、被害人身体及随身衣物上均未鉴定出精液。

一、本案分歧审查起诉阶段,办案检察官形成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曾供述自己和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与被害人陈述一致;虽然鉴定结论未鉴定出遗留精液,但证据基本清楚,应定性为强奸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在第一份供述中称自己酒后暂时失忆,此后的供述虽承认与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但缺乏提取的精液等证据的支持,故认定强奸罪的证据不足,宜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

审查起诉阶段,办案检察官形成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曾供述自己和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与被害人陈述一致;虽然鉴定结论未鉴定出遗留精液,但证据基本清楚,应定性为强奸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在第一份供述中称自己酒后暂时失忆,此后的供述虽承认与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但缺乏提取的精液等证据的支持,故认定强奸罪的证据不足,宜认定为强制猥亵妇女罪。

二、强奸罪与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比较及审查判断(一)一般而言,认定强奸罪的证据标准比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标准更加严格强制猥亵妇女罪与强奸罪都是侵犯妇女性的自由决定权的犯罪,二者的区别主要表现在行为内容上,强制猥亵妇女罪是对妇女强行实施猥亵、侮辱行为,而强奸罪是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

一般而言,强奸罪是应当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而犯强制猥亵罪则可能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相比强奸罪而言属于轻罪。 实践中,强制猥亵妇女罪与强奸罪在行为表现上存在相通和混同之处,司法机关往往难以辨别被告人作案时的真实主观状态。 强奸罪行往往会有强制猥亵妇女的前期表现,而强制猥亵行为又可能转化为强奸行为,都具有满足行为人性的刺激需要的特征。 在强奸罪的故意下实施Word文档免费下载:。

上一篇:大运河文化庇护传承操纵迎来汗青最好期间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