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一杯橙汁要用多少年去忘记

一杯橙汁要用多少年去忘记

我大学即将毕业,在北京找好工作,就等毕业。 学校举行运动会,我被老师硬抓去当裁判。   运动员都在百米跑道上准备好,等我的发令枪响,可没想到扳机这么紧,扣不动!大家都看着我,很多人在笑,越紧张越是搬不动。

这时,一双大手拿过发令抢,我抬头看到一个穿白背心的运动员,他把发令抢摆弄摆弄,再递给我说:好了,用点力扣!然后回到跑道上。

发令枪终于响了。

他箭步如飞,获得第一名!为了感谢他,我对说:我请你喝鲜榨。

他爽快地说:好!  我要了橙汁,也替他要了橙汁。 将杯子递给他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我的手,说:你的手那么小。 怪不得扣不动发令抢。 后来,他说他叫葛亮生,也是大四的。

在上海找好了工作。

分别时,他狡猾地一笑:你知道吗,那把发令抢根本没毛病,我只是在手里拿了一会儿。 哦,你骗我!这叫心理暗示,不过,你的手虽然小,却很有力量!他向我挥挥手,跑远了。   第二天,我又看到他在跑3000米,汗流浃背。 在转弯时,他看到我,做了一个V字手势。 那一刻,我好想让他停下来,请他喝杯橙汁。 我跑到冷饮店,买了瓶榨橙汁,回来等他。   他走过来,我把那瓶橙汁给他,说:现在别喝,过一会儿才能喝。

好冰!他边说边把瓶子贴在脸上,样子很可爱。

如果在三年前,我想我会追求他,就为一杯橙汁的理由,或者没有理由。

可是现在,我不能做黄昏恋的梦了。

分别时,他忽然问我,晚上有空么?我摇摇头,又点点头。   晚上,他请我去看电影。

我们坐在最后排。 前面都是学弟学妹。

我微微叹了口气,为什么叹气?你好像很喜欢叹气。 他轻轻问我。 我没有回答他。 可是我分明听到,他也微微叹了口气。   看完电影,他陪我走到寝室楼下,我们说再见,可是他忽然又叫住我,轻轻问我:我们恋爱好吗?那一刻,我多么想答应他啊。

可是,我在北京已经找到喜欢的工作,我不能把这些轻易推翻重来算了。 我像拒绝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邀请一样,对他说。   再遇到他,是在武昌火车站。 舒小玳!他背着大背包,手里提着大皮箱,正在看着我。

一路顺风。 他一点离别的感伤也没有。

车过汉口。

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你怎么在这?他明明是在上海找的工作。 他不说话,只拿出一瓶橙汁给我。 我来送送你,顺便到北京玩。 到北京,他帮我把行李搬进宿舍就去找他的同学了。

  工作很忙,但是我很有劲头。 周末,我加班,下班的时候忽然看到他正站在马路对面。 真想就此拉住他的手,可是我却只是淡淡地问他:你什么时候去上海?  晚饭我们在肯德基里解决,要饮料的时候,他不由分说叫了两杯橙汁。

我抬头看他,他却把头低下去说:我知道你喜欢喝橙汁。 沉默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问我:我们恋爱好吗?他的表情好纯真,我想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但是我只是笑笑,摇摇头。   他说他要离开北京了,我没去送他,我怕再见到他时,控制不住自己。

也许我太傻吧,能遇见他,干嘛要放手呢。 可是,我只相信爱情的细水长流,朝朝暮暮,我不相信一见钟情。

  我埋头于工作,不知不觉,到了圣诞节,同事约我出去玩,我知道她们都有另一半,不好去做电灯泡,所以在公司里,闲闲地翻看杂志。

这时,电话铃响了。 电话里,传来了他的声音。 圣诞快乐!你怎么没出去?我马上就出去玩。 放下电话我忽然感到了孤单,低头才发现我竟在纸上写了很多葛亮生圣诞快乐,我把那张纸扔进纸篓,这时电话又响了:我们恋爱吧。

这样就不会再孤单了。

不。

我放下电话。

  过年我没回家。 独自呆在寝室,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很想念葛亮生。 他还喜欢喝橙汁吗?他孤单吗?很多次,我几乎要说服自己给他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喜欢他,愿意和他在一起。

可是理智摆平了一切,我终究没打。 这时手机响了:你在哪里?是他。

我在同事家。 我说。 信号好差呀,我听不清。

我走到凉台。 向下看看!我向楼下看,只见他正站在雪地里,冲我傻笑。 我跑下楼,站在他面前。 你疯了。

我骂他,不回家过年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其实,我一直在北京。 没离开过!已经在这里工作。

他握住我的手,这次,你总会答应我了吧。

我没有回答。   晚上,他靠近我一些说:我不勉强你。

三天后中午12点,我在那个肯德基餐厅等你,如果你不来,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三天过得真慢。 也许,我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约会的时候,我去得很早,想给他打个电话,可是,手机没电了。 我到马路对面逛商场。 等我拎了一只纸盒出来,看到马路对面的肯德基餐厅前,他正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关上门,然后,出租车疾驰远去了……回到宿舍,我给手机换了电池,屏幕上闪出一行字:等了你半个小时,你还是没有来……其实这么久以来,一直这样坚持而得不到回应,我也很累了……再见,小玳。 听他朋友说,他去上海了。

  如今,我已经不喝橙汁了。 他永远也不会看见我屋里的那只纸盒,那是一台小小的榨汁机。 我与他约会的那天,在肯德基对面的商场,为了买它,我迟到了30分钟……。

上一篇:我们“启航”,哪怕风雨兼程
下一篇:看吴京的3次“豪赌”抵押,如今大获全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