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褚少,夫人被你宠坏了

褚少,夫人被你宠坏了

正文第五十章苏盛柏到来[更新时间]2019-07-0817:34:01[字数]2003“这些人就算我借给你用了,不知道苏总想要什么来报答我?”男人越靠越近,炽热的呼吸已经触碰到了苏熙诺敏感的皮肤。 苏熙诺被褚弈寒的主动吓了一跳,赶紧推开了自己身边的男人。 “我可是个商人,无利不起早,你说说要拿什么给我换?”褚弈寒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熙诺,视线停留在她嫣红的嘴唇之上。

如此火辣的视线,让苏熙诺忽然生出了几分羞涩的情绪。

“这可是在办公室!”苏熙诺厉声呵斥了褚弈寒的举动,紧接着又如同掩饰一般捋了捋自己耳边的鬓发。 褚弈寒低笑一声,温柔的眼神落在苏熙诺的身上。

“这些人算我借给你的,等你招到人之后再还给我也不迟。 ”两人姿态亲密,颇有些耳鬓厮磨的意味,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响了起来。

苏熙诺轻咳一声,推开了褚弈寒。 “进来吧。

”薇薇安没有发现两人神色之间的异样,反倒神色之间有几分匆忙。

“苏总,苏盛柏苏总来了。

”苏熙诺得到这个消息有些意外,苏盛柏向来不主动参与苏氏集团的事情,这个时候找到公司里来,实在是有些奇怪。 虽然是这样,可是苏熙诺心里很明白,苏盛柏和慕少白那个假惺惺的小人不一样,不会做出任何对苏氏集团有害的事情。 这次主动到公司来,恐怕是出了什么变故。

“你先把人带到会客室那边等,我一会儿就过来。

”不管怎么样,苏熙诺也要知道苏盛柏这个时候来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我还有事,就不招待褚总了。 ”苏熙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秀气的眉毛一扬,对着褚弈寒露出了一个笑容,脸上分明就带着几分得意。

褚弈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苏熙诺冷哼了一声。 “万事多加小心,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电话。

”褚弈寒心里有些好笑,敲了一下苏熙诺的脑袋,换来一个瞪视,紧接着就步伐沉稳的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苏熙诺眼看着褚弈寒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感动。 哪怕是褚氏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人来,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褚弈寒为了她,真的算是煞费苦心。

可是……想到当年的事情,苏熙诺的心就忍不住动摇起来。

只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解决苏氏集团的困境。

就算这件事情不解决,苏熙诺也根本就没心思去想别的。 想到还在隔壁会客室等着自己的苏盛柏,苏熙诺紧紧的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之中就已经充满了坚定和凌厉。

“大伯,你怎么过来了?”苏熙诺对着坐在会客室里的苏盛柏露出一个笑容,即便是这样,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疲惫。 这些天来,慕少白就没怎么安生过,动不动就找事情,苏熙诺疲于应对,已经许久没睡过好觉了。 “瞧瞧你都累成什么样子了,都是我的错,当初我不应该逃避,苏氏集团也是属于我的责任。 ”苏盛柏看着苏熙诺憔悴的神色,心里充满了自责和愧疚,语气也忍不住放缓了几分。

“苏氏集团不只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从明天开始,我就会回公司上班。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苏熙诺一个人独木难支,就算有褚弈寒站在她背后。 可苏氏集团毕竟还是苏氏集团,总有褚弈寒管不到的地方。 “如果大伯肯回来,那当然是最好的,公司的人事最近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如果大伯不介意的话,那我就交给你了。 ”人事资源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握在自己人的手里,这才能够让人放心。

苏盛柏也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苏熙诺提出来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推拒,大大方方的收下了这个权利。

两人对公司的未来做出了一通道计划,随着聊天的时间越来越久,苏盛柏对眼前的苏熙诺就越是赞赏。 自从苏熙诺的父亲出世,苏熙诺一个人撑着苏氏集团,现在也变得越发成熟了。 为人行事更是都多了几分谨慎,苏盛柏心里既是自豪,又带着几分难以提及的自责和愧疚。

若是他能好好的保护苏氏集团,这孩子也不会这么快就被逼着成长。

“大伯难得来公司,一会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苏熙诺主动伸出了橄榄枝,苏盛柏哪里有不答应的意思?“那行,刚才上来的时候,我刚好看到了褚弈寒,你们现在不是结婚了吗?让他一起吧。

”苏盛柏说到褚弈寒的时候,语气有几分淡然,似乎对褚弈寒并不感冒。 “行……”苏熙诺诧异的看了一眼苏盛柏,不太明白,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将这件事情通知了褚弈寒。

 用餐的地点就定在了公司附近的私人菜馆,褚弈寒得到了消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一切。 他在菜馆里订了一个包间,只等着苏熙诺带着苏盛柏上门。 “花里胡哨,华而不实……”苏盛柏一进门看了一眼包间里面奢华的装饰,身上冷淡的看了褚弈寒一眼,直接留下了8个字的评价。

他就好像岳父一样,用挑剔的神色打量着褚弈寒,眼中明明白白写满了嫌弃。 “你和熙诺也不过是刚结婚,能不能走到以后还很难说!”苏盛柏说话有些难听,时不时的问褚弈寒一些问题。 他放下筷子,神色严肃的看着褚弈寒。

“我听说,你在熙诺之前还有一位未婚妻?”他语气不大不小,但是却充满了威严,褚弈寒被问到这个问题,一下子就卡了壳,视线落在了苏熙诺的身上。 苏熙诺很少看见褚弈寒如此吃瘪,赶紧移开目光,假装自己没看见,但紧紧抿着的嘴唇早就已经上弯。

苏熙诺笑得眉眼弯弯,活像一只偷了腥的猫,褚弈寒心里明白,苏盛柏这是疼惜苏熙诺的表现。

想到这,所以他心中对苏盛柏的戒备也不由得少了两分。

上一篇:毕业季整形市场趋热:“美颜”能带来更多机会?整形手术毕业季 副感情线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