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宋育才回乡 描写内心感受的词语

第二百七十章 宋育才回乡 描写内心感受的词语

  不知不觉又聊到的服装店选址的问题,邓毓华说是童兴的意见。   童兴认为那里环境优雅,交通便利,有利于商业发展。

  可是宋晴天知道,那个位置在二十一世纪也不是郑州最繁华的地方。   只能说,出国未必都学到好东西,环境会改变一个人性格和眼光的,英国人的眼光,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毕竟华夏国是具有华夏特色的社1会主义国1家。   宋晴天试探性的提出一个问题,“毓华姐,你不觉得童兴有一点大男子主义吗?”  “我很早就知道,他那脾气和我爷爷很像,我都忍了爷爷这么多年,他那点大男子主义,和我爷爷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

”  “那你们相处起来……”  “感觉还不错,起码他对人有礼貌,态度好,也不发脾气,虽然喜欢拿主意,可是男人有点主见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  听到邓毓华这样说,宋晴天这才放心。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是俩个人的事儿,别人的眼看到的东西,只是表面上的,也许性格有巨大差异的两个人是一种互补关系,会相处的非常好。   临睡前,宋晴天说:“毓华姐,你要是去广州进货,遇到赵雷鸣,帮我把我家的电话告诉他。 ”  “赵雷鸣是谁?”  “你记得我表妹杨雨霏吗?”  “和她有关系?”  “不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杨雨霏给那个小白脸赵庚举买衣服,那个赵雷鸣就是赵庚举的哥哥。

”  邓毓华“哦”了一声,没有再问。   宋晴天又说:“赵雷鸣和韩重在一起,他们都在广州卖衣服,他们也都是从陈俊之那里进的货。 ”  “韩重在,就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告诉找到赵雷鸣,把你家的电话给他。

”  第二天,宋晴天想坐火车回去,邓毓华亲自送宋晴天到了火车站。

  此刻宋晴天才想起来邓毓华的车还在自己家。   “毓华姐,你的车什么时候去开啊?”  “这一段时间还不用,再说童兴有车,等我需要了我给你提前打电话,你方便面厂肯定也需要交通工具,你先用着就好。 ”  邓毓华这样说,宋晴天想着最近三叔一直给金平县的乡镇供销社送酒,也是用车的时候,就没有多说什么。   宋晴天坐的火车是从西安发往广州的火车,正好从郑州到南阳这段距离可以坐。

  刚刚坐上火车不久,宋晴天就发觉有些不对劲儿,似乎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她故意的转头,无意识的朝着盯着自己的方向瞥了一眼,发现看她的人是一对夫妻。

  两人都不到30岁的年纪,男的膀大腰圆,女的白白胖胖的。   宋晴天觉得这个夫妻俩看上去都有些面熟,可是想不起来是谁。

  过了不久,宋晴天又无意的一瞥,那对夫妻还在看她,而且不时的窃窃私语。   她心想,这夫妻俩该不会又是人贩子吧?  自己难道就这样倒霉,坐个短途火车也能遇到对她下手的人贩子。   好在是在豫州的地盘,宋晴天也经历过人贩子的事情,她决定只要不理那对夫妻就行了。

  火车行驶了几个小时,那对夫妻看了她几个小时。

  宋晴天觉得心里极其不舒服,像是吞了苍蝇一样。   到了南阳,宋晴天下了车,那对夫妻也在她身后下了车。

  宋晴天去汽车站买票,那对夫妻也跟在后面买汽车票。   宋晴天坐上通往三川镇的汽车,刚上去不久,那对夫妻也跟在上了车。   坐上车以后,那对夫妻看宋晴天的眼神似乎开始凶恶了,带着深深的敌意。

  宋晴天就纳闷了,这俩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难不成这俩人跟到自己家里去?  果然,宋晴天在三川镇的十字街口下了车,那对夫妻也在十字街口下了车。   宋晴天疑惑万分的时候,突然看到宋西风开着车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   那对夫妻的男人看到宋西风,就开口子打招呼。   “西风,你小子真行啊,居然学会开车了,好精神一个小伙儿。

”  宋西风看到男人打招呼,就跳下车,笑着回应说:“是育才哥回来了,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像个大老板的样子。 ”  育才哥?  宋育才!  宋晴天突然想起来了,原来这对夫妻是宋祖辉的儿子和儿媳妇,宋育才和刘宝琴。   刘宝琴娘家和刘掬花娘家还是一个村子的。   怪不得宋晴天觉得脸熟呢,原来是他们俩,前世中可是有印象的。   这辈子重生以后,毕竟还有一些事情和人还是没有想起来。

  宋育才和刘宝琴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宋祖辉的事情?不然他们俩一直盯着自己,眼神中流露的目光可不友好。   正想着,就听到远处传来刘掬花的哭声。

  “我的儿啊,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你爹妈就活不成了。

”  宋晴天懒得听刘掬花惺惺作态的样子,转身要走。

  这时候,她听到宋育才对宋西风说:“西风,我妈来接我了,我看她是走路来的,你有车,一会儿帮忙把我们三个送回村子吧?”  没等宋西风回应,宋晴天挺住了脚步。   “三叔,每个乡镇的白酒都送完了吗?”  “还有四个乡镇呢。 ”  “那你趁天黑再送一趟,过两天毓华姐的车可要开走了,你要抓紧时间,可别为某些小事情给耽误了。

”  宋西风面露难色,宋育才也听出其中的意思,摆摆手对宋西风说:“那你去忙吧,不耽误你了。 ”  说完,宋育才瞪了宋晴天一眼,刘宝琴也哼了一声。   宋晴天假装没看到,仿佛什么也没有说过一样,迈着轻松的步伐往回家走。

  前世记忆中,宋育才被宋祖辉更无耻,更下作,欺压百姓,无恶不作。 依照他这样的性格,对宋晴天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绝对的要动歪门邪道的心思找她麻烦。

  如其虚情假意的,不如直接撕破脸。

  你敢害我,先看看你爹的下场,再打听打听,我可是有县里和市里有人撑腰的,你可别乱跳火坑。   第二天,宋晴天到方便面厂以后,林巧香就急急忙忙的找到了她。   “晴天,你还不知道吧,宋育才和刘宝琴回来了。 ”  “我知道,昨天还和他们坐一趟车,他们俩还一直盯着我看,一路上都没有和我说过话。 ”  林巧香说:“看来他们这是对你有怨恨。

”  “他们一家人都不是好东西,怨恨已经接下来了,我也由不得自己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  “这个倒是,你心里有数就行。 ”  “放心吧,巧香嫂子,我县里市里都去过了,还怕他不成?”  林巧香笑笑就去干活去了。   过了两天,林巧香又来找宋晴天了。   “晴天,我知道宋育才是回来做什么的了?”  “做什么?”  “宋育才想当村村长,宋祖辉出了事,村长自然不能干了,这会儿他回来肯定是想当村长的。

”  “村长又不是他们家的,他想当就当?”  “晴天,你是不知道情况,这夫妻俩,最近两天家家户户的走访,给每家每户送东西,男人们送烟酒,女人们送鸡蛋肉,小孩子们送炒花生,五香瓜子,全村人都吃过他们夫妻的东西了,我看他们这是在收买人心呢,到时候村长选举,大家吃人家最短,肯定会选他。

”  “这夫妻俩手段倒是不错,不过我知道也只能知道了,也没其他办法。

”  宋晴天说的是实话,她能有什么办法?总是不能害怕别人害自己而阻挠村长选举吧,她也没有那个权力。   宋育才处心积虑的想当村长,那就让他当呗,反正自己不在村子里面,他的手也伸不到自己的身边。

  事情果然如同林巧香所说,村长选举,全村都投了他的票,宋育才顺利的当上了村长。

  这天晚上,宋育才喝着小酒,自言自语的说:“只要下血本,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我宋育才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孬种,该要的一定会要回来的。 ”。

上一篇:安徽开源路桥公司开展石方爆破事故应急救援演练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