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为什么现在就脂砚斋和畸笏叟是谁以及是男是女、是群体还是个人红学界还没有统一的定论?

为什么现在就脂砚斋和畸笏叟是谁以及是男是女、是群体还是个人红学界还没有统一的定论?

周汝昌是考证派红学的集大成者,被誉为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 脂砚斋究竟是什么人?周汝昌认为,是脂砚斋定了最后这部书的大名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是定名。 定名时曹雪芹还活着,那就是说曹雪芹同意把脂砚斋的书评作为这一部伟大著作的组成部分。 由此可见两人关系之密切。

第二,里边许多批语是从女性的立足点出发的。 周汝昌认为她就是《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

有记载,“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而泪待尽”、“希望造化主、上帝你再造一芹一脂,我们二人亦大快于九泉地下”。 这是什么话呀?周汝昌说,“我老老实实告诉诸位,这要不是夫妻关系,他怎么能这么讲话呢?这个正符合了多条记载,《红楼梦》的真本不是这个被高鹗篡改的一百二十回版本。

曹雪芹自己写的七十八回以后的情节与我们今天看到的完全不同。 在真本中,湘云宝玉后来贫贱到极点,几乎做了乞丐,最后千难万苦,忽然又重会,结为夫妻。 ”总之,第一,她是书里人物。

第二,她是女性。

第三,她和曹雪芹的伦理关系,亲密无比,和他的创作文学事业完全不能隔离。 另:新加坡南洋大学教授皮述民先生,近年提出脂砚斋是清代苏州李煦之子李鼎。 俞平伯先生也从脂批中闻到脂斋与曹雪芹是舅甥关系。

脂砚斋和畸笏叟是脂评的主要撰写人,在《红楼梦》的早期抄本上,有脂砚斋署名或系年"已卯冬(夜)"可以肯定为其批语者有七十条,署"畸笏(叟,老人)"的评语或系年"壬午"、"丁亥"等可以确定出于其手的共九十四条。 而今存甲戌、已卯、庚辰本均题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已卯、庚辰本又有"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的题记,故今存约三千条左右的脂评大多数应为脂砚所批。 畸笏叟与脂砚斋到底是一是二?其身份如何?目前意见还未能统一。 有人主张畸笏叟即脂砚斋,其主要理由是:①畸笏之名是"壬午"(1762)年开始出现的,"畸笏"出现后即不见脂砚斋的署名。 ②两者评语的方法、用字、题材、感叹、口气等均相类似。

③庚辰本第二十二回有眉批:"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聊聊[寥寥]矣,不怨夫!""前批知者聊聊[寥寥],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乎!"两批应出一手。 据而推论,前条批者脂砚即后条批者畸笏,两者本为一人。

然因前条批语可以释为畸笏所批,故此推论尚有争议。

1964年,靖本批语抄件传出,上引后条批语作:"前批知者聊聊,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 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这样,畸笏叟与脂砚斋就显然是两个人了。

只是靖本迷失,尚无确切不移的直接文献证据。

畸笏和脂砚的身份及其与曹雪芹的关系问题,也有诸多不同的说法。

认为脂砚即畸笏者,或谓其即作者曹雪芹之续妻,小说人物史湘云的原型,或谓其即作者之叔曹硕。

然而脂砚及畸笏的批语有明显非出自女性之手者。

如第十八回在"龄官自为此二出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定要作《相约》、《相骂》二出"句下已卯、庚辰、蒙戚三本均有双批言及"余历梨园子弟广矣,各各皆然,亦曾与惯养梨园诸世家兄弟谈议及此"诸语,显示脂砚斋是个惯养戏子的纨袴,决非女子;而庚辰本第二十四回醉金刚一段有署"壬午孟夏"的眉批,称"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不少,惜书上不便历历注上芳讳,是余不是心事也",证明畸笏有过与市井流氓交往的经历。

而且,曹硕此人的存在亦未曾得到文献证实。 其实,畸笏和脂砚的身份可以根据其批语的内容和特征推知。

从畸笏的批语可以推知他极可能是作者曹雪芹的父辈曹頫,因为:⑴甲戌本第二十八回页十在"有不遵者连罚十大海"旁有批:"谁曾经过?叹叹。

西堂故事。

"庚辰本同回亦有眉批:"大海饮酒,西堂产九台灵芝日也。

批书至此,宁不悲乎。 壬午重阳日。

"据曹寅《楝亭集》及施瑮《病中杂赋》之八诗注,"西堂"是江宁织造署内的书斋,曹寅曾自号"西堂扫花行者",故自幼在江宁由曹寅抚养长大、后来又经康熙帝特旨挑选为曹寅嗣子并继任江宁织造的曹頫,见到"大海饮酒"就不禁联想起当年在江宁的生活,从而不胜感慨了。 ⑵庚辰本第十七回、十八回在"那宝玉未入学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几千字在腹内了"句旁有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先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此批应出畸笏之手,"先姊"应即曹寅长女平郡王纳尔苏妃,亦即曹頫之姊。 小说中的元春就是以她为生活原型的。 ⑶甲戌本第十三回在秦氏托梦一段眉批:"树倒猢狲散之语全[今]犹在耳,曲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又见庚辰本)同回末在凤姐想到宁府五弊上方眉批:"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

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令余想恸血泪盈。

"(又见靖本批语抄件)均应系畸笏于壬午(1762)所批。

"三十五年"前正是曹頫被抄家的一年("三十年"系据成数),亦即雍正五年底六年初,所以他加批如此悲痛。

⑷靖本批语抄作第122条为第五十三回回前长批,内有"亘古浩荡宏恩无所,母孀兄先无依,变故屡遭不逢辰,令人断肠心摧"。 而此语恰恰与曹頫的身世相符。

康熙五十一年夏曹寅病故,未满三年其子曹颙又突然病死,曹頫由康熙帝特旨入嗣并继任江宁织造,当时其母舅、苏州织造李煦奏折亦有"圣主浩荡,洪恩一至于此"之语;而曹頫在雍正年间屡遭严谴,后又因骚扰驿站、亏空帑金等抄家、革职、枷号,确系"变故屡遭"。

曹頫在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约六十五岁,比曹雪芹长二十岁左右,所以他自称"叟"、"老人"、"老朽",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情节,也是他"命芹溪删去"。 靖本批语署年最晚者为"辛卯",所以曹頫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还活着,其时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 脂砚斋年龄与曹雪芹相近,大概是他的堂兄弟。 如庚辰本第十七、十八合回描写宝玉害怕严父一段旁批:"余初看之不觉怒焉,盖谓作者形容余幼年往事。

因思彼亦自写其照,何独余哉?信笔书之,供诸大众同一发笑。 "脂砚与作者随便开玩笑,显系年龄相近。 有的批语点出素材时,透露脂砚与作者曾共同参与其事,如第七十四回写凤姐借当事,庚辰本有句下双批:"盖此等事作者曾经,批者曾经,实系一写往事。 "再如第七十七回抄检大观园后庚辰本有句下双批:"况此亦此[是]余旧日目睹亲闻,作者身历之现成文字,非搜造而成者。

……此一段,不独批此,直从抄检大观园及贾母对月兴尽生悲,皆可附者也。 "又如第三十八回写宝玉叫烫合欢花酒,庚辰本亦有双批:"伤哉,作者犹记矮幽页舫前以合欢花酿酒乎?屈指二十年矣。 "这类批语显示脂砚应与作者曹雪芹年龄相近,且曾在同一个大家庭内生活,则两人的关系自以堂兄弟为近是。

清代嘉庆、道光年间的爱新觉罗·裕瑞在其《枣窗闲笔》中曾称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叔父,或许是把畸笏叟误以为脂砚斋了。

上一篇:经济增长是出境旅游的主要推动因素,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及出境旅游花费预测[图]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