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宗庆后关于降低企业物流成本的建议

宗庆后关于降低企业物流成本的建议

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宗庆后  合理降低企业税费负担、促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的一项工作。 2016年9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改委《物流业降本增效专项行动方案(2016-2018年)》(以下简称《方案》),从简政放权、降税清费等五大方面全面部署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提高社会物流效率,是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的重要举措。

  《方案》的出台让实体企业特别是物流企业振奋,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物流成本不降反升的现象,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  1、超限新规部分规定导致企业运输成本大幅上升。 2016年8月,新《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公布,并自9月21日起施行。 新规将2004年治超开始认定的“每轴平均轴载不超过10吨,车货总重最高不超过55吨”的超限认定标准,改为以《汽车、挂车及汽车列车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GB1589-2016)确定的最大质量限值作为超限认定标准,使超限认定标准与车辆生产设计限值保持一致,这一修改大幅度降低了部分车辆的可装货量。

  以鲜活农产品运输、冷链、饮料配送等领域大量使用的四轴载货汽车为例,在2004年交通部、公安部与发改委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车辆超限超载集中治理工作的通知》中规定,四轴车的超限超载认定标准为40吨,也就是四轴载货汽车和四轴挂车的车货总量都为40吨,如下图:  9月实行的超限新规中,对四轴货车和四轴挂车进行了区别限定,即四轴载货汽车超载限定为31吨,四轴挂车则为36吨。

如下图:  这个修订对广泛运用四轴货车的物流相关企业造成了极大影响,主要有四:一是直接触及了广大运输企业和卡车司机的生存底线。 从40吨到31吨,以车重13吨计,原来可装27吨货,现在限装18吨,装货总量下降三分之一,对于平均毛利率在10%以下的物流企业来说,利润空间被极大挤压,原本盈利状况就不佳的广大中小物流企业和卡车司机的生存状况堪忧。 二是给制造业等实体企业带来了沉重的物流负担,以娃哈哈集团为例,新规实施后,公司运费增长了10%,一年仅物流成本将多支出近亿元。

三是增加了整个社会的物流成本,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1月中国公路物流运价指数为点,环比升%,这已是该指数连续五个月环比回升(至1月,新规实施正好5个月),其中,以大宗商品及区域运输为主的整车指数为点,环比上升%,同比增长%,达到近年较高水平。

四是加剧环境污染,由于单车装载量下降,同样的货物需要更多的车辆来运输,增加道路拥堵和尾气排放,加大了环境和空气污染。

  2、营改增后因实际抵扣不足、物流企业税负不降反升。

2016年5月起,国家全面推行营改增,这是党中央、国务院从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出发做出的重要决策,是促进产业和消费升级、减轻企业赋税的重要举措,但由于相关细化配套措施不到位,企业在实际运营中,税负不降反升。 以物流企业为例,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营改增后,税率由3%调至11%,虽然可多一些房租进项税之类的抵扣,但由于处于增值税抵扣第一链条上的广大个体运输户因征管难度大、无法开具增值税发票,从而使企业真正能取得的可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的票据极少,负担反而加重。 另一方面是税负增加而给予的财政返还政策不统一、不明确、不可持续,加上相关部门原来承诺的相关奖励返回政策因各种原因少有兑现,也增加了企业负担。

据娃哈哈物流部门测算,原征营业税时承运商平均税负在%左右,改征增值税后,因实际抵扣不足,平均税负达5%以上。 物流企业税负增加,只能提高运价,导致运输链条上的广大企业成本亦随之增加。

  3、高速公路到期后继续延期收费。 我国的收费高速公路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根据“特许经营高速公路经营期限一般不超过30年,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的高速公路可以约定超过30年”的规定,不少公路都将迎来收费到期的高峰。

但现在不少到期的高速公路又进行了延期收费,如江苏宁马高速公路,2013年到期后延期收费三年,现在继续延期收费,到期公路的持续延期收费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物流成本。   针对以上问题,特提出如下建议:  1、建议相关部门能在兼顾安全与效率的前提下,对车辆的超限认定标准进行适当修订,如针对四轴货车在各领域运用广泛,且灵活稳定、行业需求大的现实情况,将四轴货车与四轴挂车实施统一的限重标准(36吨),既能适当缓解广大运输企业和卡车司机的生存压力,也能降低整体物流成本。   2、建议切实解决运输业个体户异地代开增值税发票问题,改变货运企业抵扣不足现象,同时,进一步扩大运输业进项税抵扣范围,制定完善统一、明确、可持续的财政返还政策,真正落实“营改增”,促进企业运输成本真正下降。   3、建议降低公路收费标准,让公路收费透明化。 根据交通部发布的全国道路货物运输价格指数(CFI),经样本数据统计,现在的公路通行费占物流总成本的24%,因此降低公路收费标准,将有效降低整个社会物流成本。

对到期的高速公路,建议国家坚持“限期收费”,唯有将高速公路收费纳入法治轨道,才能让高速公路尽快回归公益属性,增加百姓福祉。 对于部分延期收费的高速公路,应进一步降低原有的收费标准,同时公开收费使用情况,让费用去向透明化。   +1。

上一篇:銆?019骞村晢鍔¤嫳璇腑绾ф儏鏅彛璇細绛规銆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