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2017年的美国:“优先”引担忧

2017年的美国:“优先”引担忧

  新华社北京12月17日电题:2017年的美国:“优先”引担忧  新华社记者柳丝  2017年,特朗普总统治下的美国,无论在内政还是在外交方面,都明显打着“美国优先”的烙印。

“优先”无疑成为美国2017年被提及频率最高的一个热词。

  “美国优先”加剧了美国国内分裂,扩大了美国与盟友间矛盾,触发了国际关系大调整。 “美国优先”催生的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引起国际社会的担忧。

  凡事“美国优先”  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总统,便正式祭出了“美国优先”的执政大旗。 他说:“从这一刻开始,一切都是美国优先。

每一项关于贸易、税收、移民、外交的决定,都将基于美国人的利益。 ”  1月23日,特朗普就以“符合美国工人利益”为由,签署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行政令。 此后几日,他又连续宣布在美墨边境“修墙”和“移民禁令”,可谓烧起了“优先”口号下的三把火。   国内分裂加深  在美国国内,“优先”口号唤起了狂热情绪,催生出“排他思潮”,加剧了民粹主义蔓延,进一步分化了美国社会。

  在“优先”的刺激下,美国发生了近10年来最严重的“白人至上主义”骚乱,一些极端团体伺机走向政治前台。 10月,纽约发生卡车撞人事件,有政治团体渲染袭击者的移民和穆斯林身份背景。

这一事件折射出少数族裔和移民群体难以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困境。

  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58%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种族主义是社会“大问题”,这一比例比过去两年提高了8个百分点,是2011年的两倍还多。   今年以来,美国经历了多起严重枪击事件和恶性袭击,美国《纽约客》11月一篇文章甚至将这一现象视为“流行病”,用“脱节”“怨恨”“破裂”描述当下美国社会,认为美国白人和黑人、男人和女人、本土居民与来自贫穷和战乱国家移民的生活难以平等。

  日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最新裁决,允许政府的最新版入境限制令在等待上诉期间全面生效。 美国国内已出现反对声音,认为入境限制令中的“歧视”色彩或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

  “美国优先”虽然饱受争议,却也拥有相当多的拥趸,这些人多来自支持特朗普的阶层和人群,他们期待特朗普执政能够“消灭华盛顿的腐朽机制”。

不难看出,当今美国民众在政治倾向上更趋于两极化。   国际信任渐失  “优先”导致了美国内顾倾向,在政策上呈现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令美国软实力和可信度缩减。   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订进程……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的名义,今年一再上演“退群”戏码。   美国外交学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评论说,这样的外交政策主旋律就是“退出主义”。

  特朗普政府对多边体制的排斥更表现在经贸政策上,美国不但退出TPP,要求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还让韩国同意启动修改美韩自贸协定的谈判。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预测,美国政治今后很可能进一步走向保护主义。

  美国不断推出保护主义举措,引起世界的担忧。 美国进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哈丁·兰和迈克尔·富克斯撰文指出,“美国优先”正变为“美国孤单”。     2017年的俄罗斯政策和形势走向,可以放到与美国博弈的视角下去审视。

这一年俄美关系,并未如乐观人士预期的借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实现“重启”,但也未落入直接对抗无可转圜的境地。 在抗衡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打压的同时,俄罗斯也在积极寻找缓和关系的突破口。     反观冷战结束以来的历史,美国历任总统都曾努力尝试着调整、重启或改善与俄罗斯关系,但最后没有一个不是以失败而告终。 执政将近一年的特朗普能否最终摆脱这个“死循环”,还有待观察。

+1。

上一篇:2017年版《中国外交》白皮书推介会在郑举行
下一篇:2017年省级领导密集调整 23省区市党政主要领导履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