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七章 媒人上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第两百二十七章 媒人上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巷子口仍是十分热闹,街坊邻居与林高着贺喜,而大伯也有一般同僚前来恭贺。 林延潮请贺知县入内,家宅外已是刻上了‘林府’两个大字,家宅院内竖着‘解元’的金字匾额。 至于报帖仍是挂在那,捷报,贵府老爷讳延潮高中福建丙子科乡试第一名解元,京报连登黄甲!当下二人就在悬挂报贴的大堂上对坐喝茶。

贺知县见了林延潮的宅院笑着道:“放榜那日没有细看,今日一见果真是精致啊!”林延潮笑道:“不过栖身之处,贺兄见笑了。

”贺知县道:“不过眼下此宅小了一些,不和解元郎之身份,若是解元郎有意,我在衣锦坊有处三进的宅子,还算轩敞,就赠给解元郎了!”林延潮道:“贺知县好意,延潮心领了,只是此地虽小,但在下与家人也是住得习惯了,高宅大院反而舒坦。

”贺知县笑着道:“宗海兄何必如此清贫,本官说句掏心窝的话,读书何求?还不是为了改换门闾。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本官见过不少秀才中举后,诡寄田地,招买奴仆,修盖大屋,采纳美妾。 ”“宗海兄乃少年解元,正是得意之时,何必如此刻薄自己呢?”林延潮笑了笑,他其实是不愿受这贺知县的人情,以后吃人家嘴短,当下‘义正严词’地道:“正是因为少年得志,故觉才不负实,与今日之成就相较,方思得付出尚少,延潮日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走错一步。 ”林延潮一句客套话,但在贺知县耳里听来,却是不一般,他当下道:“解元郎怀青云之志,是贺某目光短浅了。

”林延潮连忙道:“贺知县哪里话,是延潮惭愧才是。 ”夜里白日喧闹已过,林高着打了盆水正在洗脚。

这时林高着见窗外有人影,不由问道:“谁啊?进来。 ”不久门一开,大伯,大娘二人都是走了进来。

林高着拿起烟袋问道:“你们二人鬼鬼祟祟作什么呢?”大娘道:“爹,东门大街的许大媒婆来看你来了。

”“许大媒婆?”林高着皱眉问道。

大娘道:“是啊,就是东门里那许大媒婆。

”“这么晚了她来作什么?”“爹你见一见就知道了。 ”林高着当下道:“那就进来吧!”当下一年轻女子走进来,正是许大媒婆。 她一见林高着就道:“林大官人万福。

”林高着道:“夜已是深了,许大媒婆来我们家作什么?”许大媒婆笑着道:“林大官人,你家有喜事了!”“什么喜事?”“自是有富贵人家向你家说媒了。 ”“怎么了,有人给咱们家延寿提亲了?”林高着抽着烟袋道。 “那倒不是,是给你们家解元郎说媒来了。

”“哦,那是捉婿来了。 ”林高着旁道。

许大媒婆笑着道:“林大官人,什么捉婿,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林高着笑了笑道:“许大媒婆这几日不止你啊,还有西门的周大媒婆,北门的何大媒婆,南门的葛大媒婆,她们也都偷偷上了,咱们省城四大媒婆都来了,都可以凑一桌打马吊了。

”大伯道:“还不止呢,周大媒婆还替两家说媒了。

”许大媒婆听了也是醉了,还有一个媒婆替两家说媒的,真是冰人届的耻辱啊。 “常言道媒人口.无量斗……”林高着道。

“但又有句话无媒不成婚不是,”许大媒婆打断林高着的话道:“这省城里凡经我撮合的婚姻,夫妻和美,儿女盈床,家和业兴,姻亲益彰,林大官人可别我当一般媒婆来看,再说林大官人你可知谁给解元郎来提亲了?”“你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若是你给我们家延寿说亲,我开大门迎你,延潮就算了。 ”林高着道。

“林大官人,你先听嘛,是通贤的龚府,当今的龚状元,我说的是她的亲侄女!”大伯道:“真有这事?”“还能骗你们不成,”许大媒婆道,“这龚家小姐,远近闻名的小才女,非但没有官家小姐的娇气,还知书达理,正是解元郎的良配!听闻她从小就算过命,很有旺夫运,谁要娶了她,那可是大福气。

”“平日求亲的都踏破门槛了,但龚家一直都不答允,这回龚家看上你们家解元郎了,还托我说,若是你们允了亲事,不说奁妆,就城里的屋舍铺子,就送你们一条街!林大官人想这可是龚府啊!若是两家结亲,对解元郎将来也是有好处的,听闻龚老爷任过什么国子监祭酒,门生遍天下啊!他说一句话,延潮中进士还不是容易的事?”大娘听了颇为意动,但是大伯眼下眼界高了不少,反而道:“许大媒婆,你别来胡诌,若没有龚老爷一句话,好似我们家延潮中不了进士一般。

”许大媒婆道:“哎呦,我也就贪图嘴快这么一说,但婚事不是讲究个门当户对,我实话与你说,这龚家在我们省城里是头一家,过了这村没这个店呢。

”林高着吧嗒抽了一口烟道:“咱们家已是有了养媳,他陪延潮吃过苦的,共过糟糠的,龚家大妇进来,我们家养媳往哪里放?”许大媒婆道:“这好办啊,龚府不介意你们家养媳做妾啊,龚府是大户人家,必是极有肚量的,那官家小姐嫁得林家来,必不会为难你们家养媳的。

”大伯听了有几分意动道:“不如这般吧,龚家这些聘礼咱们也不要了,龚家小姐嫁到咱们家来做妾好了如何?这办法可两全其美吧!”许大媒婆翻了白眼道:“小官人,你好不知道理,哪里有官家小姐做妾的事?就是读书人的清白姑娘家,也不会去做妾的!”林高着用烟郭敲了敲桌子道:“你这话说的,龚家小姐不能做妾,咱们家浅浅就不是清白家女子吗?她就能作妾吗?”许大媒婆顿时语塞道:“我也就这么一说。 ”林高着当下道:“你也别说了,话给你撂下了,你要给我大孙子说亲,我欢迎,若是给二孙儿,免谈,大丈夫富贵不易妻,夜深了请吧!”。

上一篇:丧偶90后少妇爱上已婚小偷 甘为行窃的“老公”历年中国足球先生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