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文学家名人故事:莫言小时候的故事

文学家名人故事:莫言小时候的故事

文学家名人故事:莫言小时候的故事文章作者:|时间:2015-02-1715:43:22|来源:  小学生的作文,成了中学生的范文  莫言只是小学毕业,没有上到初中,可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的作文曾被拿到了中学生的课堂里宣读,作为一种学习的范文。

  莫言的作文很棒,记得第一次引起老师注意的作文,写的是一场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学校篮球比赛。

每逢五一,小学里就举行体育盛会,有乒乓球、标枪、跳高、赛跑。

写作文的时候,同学大部分都是走马观花,流水账一样把各种运动项目都写一遍。 他另辟蹊径,别的比赛一笔带过,把绝大部分笔墨专门写篮球比赛,写怎样抢球,怎样运球,怎样投篮,受到了老师赞扬,当作范文全班宣读。

  莫言受了表扬,一下子兴趣就上来了,天天盼着上语文课,因为那是他出风头的时候。

后来,他经常在作文中虚构故事,而他的小学作文还被拿到中学里宣读,给中学生当范文。

他回忆说,自己文学的开窍比别人多了一份觉悟,那就是对虚构的重视。   小时候推10圈磨才准看1页书  莫言嗜好读书,小时候冒着家长惩罚的风险读书,甚至出力推磨换书看,推10圈磨才能获准看1页书。 在访谈时,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董倩问:您不能推1圈磨就看1页书吗?莫言大声说:我愿意人家不愿意啊!  莫言仍然记得读《青春之歌》的那一天,朋友只准他借书一天,不管看不看完,第二天必须还书。 怎么办,他跑到一个草垛上躲了起来,放羊这个本职工作被放到了一边,羊儿饿的咩咩叫,他读得忘乎一切,气得母亲要打他。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莫言读遍了周边10多个村庄的书籍。 一天之内读完了的《青春之歌》,他至今记忆清晰,还记得书中的一些段落。 回想以前,已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先生感慨:那些回忆都变成了我宝贵的资源。   你们用眼睛看书时我在用耳朵阅读  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授奖词的关键词之一,就是莫言作品中的魔幻现实主义。

其实,这种熏陶从莫言的幼年就开始了。 拿他的话说是:恐怖故事听多了,经常感到恐惧,吓得割草都割不着。

可是,越恐怖越想听,越想听越恐怖。   漫长冬天,无以为乐,他就在村子里、炕头上听恐怖故事,听多了自己都乱寻思。 恐怖故事方面,比如,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人在桥头走路,听到背后有人嘿嘿笑,可是回头又没有人。 自己乱寻思方面,比如,一天晚上,莫言在自己的大门口,仿佛看到远处田野里有一个橘黄色的球,被两只狐狸抛来抛去。   当然,还有很多土匪豪杰的故事。 这些民间故事、传说,最后都成了莫言创作的素材。

一位幼时伙伴说:咱小时候听到的那点儿事儿,都上你的书里去了!在与同行交流时,莫言曾骄傲地说:你们在用眼睛看书时,我是在用耳朵阅读!  我看到野草燃起来,心里就高兴  在接受专访的时候,莫言透露了自己的一个爱好:喜欢到田野里,河滩上,把枯草烧成灰,一来让它们变成灰肥,二来也满足一下自己想做点儿坏事的冲动。 莫言说:在田野里烧草,既很快乐,又不犯法!  这种独特的快乐,其来有自,绝非偶然。 莫言从饥荒年代走来,记忆最深的就是饿,没粮食的时候,村民都挖野菜吃,有人因此得病、死亡。

不仅粮食匮乏,连烧火的野草都是一个大问题,都弄不到。

所以,今天的莫言回到乡村,看到田野里的秸秆,河滩上的野草,都枯萎在那,没人收捡,自己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感慨:哎呀,这些东西怎么都堆在哪里没人要?  所以,当莫言走近这些昔日的柴草,他就喜欢点火。 他说:我看到野草燃起来,心里就高兴。

上一篇:文学家名人故事:李白巧对杨国忠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