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马启代:东门吃茶记(九首) 感情是什么东西说说

马启代:东门吃茶记(九首) 感情是什么东西说说

东门吃茶记(九首)马启代12月13日至16日,应《文化参考报》等之约,到广西崇左扶绥参加东门吃茶雅集。 得与曹圣、文伟、继忠、轩彤等道友相识,安琪、世现、如风、杰广、来去、万宁、杨洋、沺宇等诗友佳作频仍,乃草成九首,不敢超越安琪十首之限也。

聊以记怀!——题记写东门古树茶兼答曹圣、安琪、世现诸友姑辽山的云雾是慈悲的那是茶神们在打坐东门古树茶林是一个道场每一个年轮里都吐纳梵音一位与茶神为伴的人几位与诗神相依的人言词本身就是诗行内心本来就储满了光辉老去的只是风雨死成斑苔的都是时间诗魂承受神灵的照耀我们成了一枚枚待发的春芽2018年12月14日草于东门在姑辽岭,我成为一片茶叶甘蔗林从郭小川的诗里跑出来组成欢迎我的第一道屏障也许这是诗意的阻挡山路用蜿蜒崎岖让我走走停停在到达姑辽岭之前山风要一遍一遍地将我清洗快到那个古树盘踞的村落了潇潇细雨以柔情蜜意的雾水给我消毒太阳一直羞于见我好像让我醉入十万大山是设计好的阴谋是啊,我在渐趋深沉的绿色里失去方向只听到梵音邈邈浸入我的魂灵此时,我置身无数长辈们中间它们统一的大号叫“古茶树”在它们街衢里漫步夹道不宽不窄,仿佛是千年前的设置锈斑和苔藓是它们卸下的风尘我也开始卸掉身体里的功名利禄我多么像一片渐渐变绿的树叶啊多想就长在某一棵老树的枝上似乎我真的就是一片绿叶了好像一下子我就有了通体的香气我要将这古树茶香带入诗行里是的,我要忍受诗意的煎熬而香透时间2018年12月14日草于冠丰宾馆东门吃茶记茶是野生的诗人都披着肉身今天古树群退到一边雾里坐满了前来观光的神灵小广场盛装出场赶赴一个自己的节日长长的诗人影像墙像上帝舌头一样的红地毯我们心揣着敬畏走过一下子唤醒了身体里的神性佛光自体内射出仿佛在向诸神挥手致意2018年12月14日草于冠丰宾馆赠曹圣兄可能忘掉东门或者姑辽岭的古茶树但记住了曹圣和他的字世现弟有屈子之才曹圣有朱耷之气他的墨点堪比古树老叶以简为繁。

线条都在血水里拧干扭曲如卷起的茶意皱褶里满是《楞严经》的韵律下笔触及到“良心”我们便旧病复发一笔一划都耐得住命运的熬煮每当品尝古树茶我都会把苦痛含在舌尖2018年12月15日草于冠丰宾馆夜游东门镇,慢慢感到身体里的火焰这条老街到处漏风木制的旧房子被砖石柱扶着显然到了需要手术的年纪那些八十、九十岁的人写满了沧桑、蹁跹和病痛他们用整条树身烤火仿佛要用一生的时光超度树神八百米的东福街像在布道左右都有这样的老人和炭火晚上到东门镇新街散步蒙蒙雨雾淹没着人声霓虹灯下,不时见到活着的火苗仿佛人们在为走散的鬼魂引路火苗吞噬着的也是一整条树不知化为灰烬的是否正转世再生这让我想到姑辽岭上的老树头现在夜色朦胧我也看不清围坐在火焰旁的神仙2018年12月15日草于冠丰宾馆与轩彤问答的确偶尔失眠偶尔被往事惊醒但大多睡意沉沉在梦里起兵造反又羞对醒来的怯懦“左边比右边疼吧?”是的,男左女右庆幸我还是个男人因没有向权贵低过头颈椎没有弯曲错位左肩炎症严重不是名利所压而是世风侵袭“脊椎有些疲劳,但无大碍”一直挺着该扛的该背的都要承担“脚踝有旧伤未愈”哈哈,那是年少轻狂想飞,却被暗锁羁绊曾经展翅,也未放弃过蓝天“你身体的柔韧度好啊”被命运搓来揉去骨头没折,就有了弹性谢谢,你这中医世家的传人该复位的复位吧要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活着有点痛,在所难免2018年12月15日草于冠丰宾馆在古茶树下打电话古树茶在姑辽姑辽在东门东门属于扶绥扶绥隶属于崇左崇左在广西的西南部7棵千年的老茶树与5100多棵数百岁不等的子孙组成一个古老的部落这只是十万大山的小山岭地图上你找不到“我这样说只能给你一个想象”可我带不走一片云雾“只有靠味蕾的茶香来相思了”靠古树的香气洗涤魂魄里的尘2018年12月16日草于泉城老树头——答安琪肯定是一棵桀骜不驯的树被生生锯断连身体都不知去向了留下的就成了头颅该有多少话要说啊于是长出了那么多舌头只有伤口上才生长诗篇啊劫难里才有精神的闪电在东门古街的旧屋前几位老人燃一截树身取暖我仿佛找到了你的另一半但刀斧如何杀死掉思想?2018年12月18日草于泉城东门牌楼前一站,多像一群热血报国的青年来来来七咸、七仙的的兄弟姐妹如风吹着雄鹰军乐伴着世现还有爱若和懿殷……站到我这个大咸的身边亲人相聚就是云上的家选这个白底子黑字的牌楼做背景好像一下子回到民国这“东门”像南京的钟楼又似李宗仁身后的台儿庄车站站在这里好像轰鸣的火车正疾驰而来我们多像一群热血报国的青年可是,东门无门,只是一个摆设酷似我青春的外表下已是一颗中年的心2018年12月18日草于泉城。

上一篇:2018考研选专业的8个重要提醒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