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28章 讨人,留军伺候

  见祁彧那一脸迷茫,祁大将军更加气愤了,直接破口大骂。

  “愚蠢!笨蛋!无知!你好面子,你昨夜里擅作主张去退婚的时候,你怎么就不顾忌这些了?为父当初就告诉你过,咱们带兵打仗的,没必要跟那帮迂腐的文臣学要什么面子。

你早早地把婚退了,把怀宁公主娶进门,不就没这么多事了?你想要面子,现在好了,面子全丢光了!如今事情闹到这份上,你说……皇上还能允许你顶着这么大的绿帽子娶怀宁公主吗?”  听了这话,祁彧终于是醍醐灌顶了。

  原来比起丢面子更严重的是他将失去联姻皇族的大好机会,他将失去怀宁公主!他一直以为怀宁公主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从未想得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懵了。

  “无论如何,老夫都要皇上表个态!给程亦飞那小子一个大教训!至于孤家那个下作的丫头,她休想有好日子过!”  祁大将军撂下这话,气冲冲出门,直奔宫中。 然而,他到了御书房,却被太监总管梅公公告知皇上病了,谁都不见。   祁大将军当然知道皇上病了,但是,他想苏太医都能抽空走了一趟军营,皇上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皇上不见他,一定是已经知晓了福满楼的事,故意躲着不见。

他也没有跟梅公公多说,就在御书房门口等着,不走了。

  祁大将军这一等,就等到晚上,没等来皇上,却等来了祁彧跟他一起等。

  父子俩大有等过夜的趋势,而程亦飞和孤飞燕对此一无所知。

  半夜,他们抵达了军营。   半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因为,程亦飞一出城就把孤飞燕五花大绑堵了嘴丢车里,自己骑马在前面肆意飞驰。

  到了营地,程亦飞又一次将孤飞燕扛在肩上,大步朝他的大帐篷走去。

  程亦飞在外头都桀骜肆意得很,何况是在自己的底盘?  他就像个抢回了压寨夫人的山寨头,一边走,一边冲兄弟们挥手嘚瑟,他手下的兵也特别配合,一个个起哄吹起口哨,安静的军营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一到营帐里,程亦飞就将孤飞燕丢床榻上。 孤飞燕憋怒了大半天,怒火全涌在眼睛里,她恶狠狠地瞪他。   程亦飞原本都要走了,见她那眼神,却又忍不住折回来,取下她的堵嘴布,笑呵呵地问,“怎么,想起来药方是偷放的了?”  孤飞燕大吼,“我要上茅房!”  程亦飞哈哈大笑起来,他并没有给松绑,而是找来婢女伺候。 完事了,他拉来椅子,在床榻边坐下,饶有兴致打量起孤飞燕。

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倔的女子,他就不相信自己降不了她!  孤飞燕任由他打量,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养神,毕竟,已经很晚了。   她一直觉得温雨柔,怀宁公主和祁彧已经是极品了,如今看来真正的极品是眼前这个家伙。

反正都到军营来了,她倒要看看程亦飞还能将她怎么着!  师父说过,她是弹簧,压不得,越压弹得越高!  孤飞燕一闭眼,程亦飞又盯了一会儿,终究是沉不住气。   他起身来,大喊,“来人啊!”  孤飞燕在心里暗暗鄙视,谁知道,程亦飞居然下令,“派人去一趟御书房找大药师,就说他御药房这个药女,本大将军要了!此女,以后就留军中伺候了!”  孤飞燕猛地睁眼,“我拒绝!”  程亦飞嘴角泛笑,“本将军倒要看看大药师敢不敢拒绝!”  孤飞燕气着了,“你!”  程亦飞乐了,哈哈哈大笑,“小药女,你生气来的样子真好看!”  他饶有兴致地俯身而下,正想调戏调戏孤飞燕,门外就传来了周副将的声音,“将军,炊事营那边出事了!”  程亦飞被打扰了,十分不悦,问说,“半夜三更,出什么事了?”  周副将答道,“炊事班那有个兵突然发病,是哮喘,很危险。

军医过去了,一群士兵围着,逼着他一定要治好。 ”  一听这话程亦飞就表情严肃起来,起身大步走出去。

  “治得好吗?”  “郭军医已经针灸三回了,一恢复没一会儿就马上又发作。 军医一直守着,说一定要尽快用药,否则熬不到明日中午的。 ”  “那就赶紧用药呀!”  “将军,药方里有一位最重要的药材,咱们库房里没有了!末将早就派人进城去找了,可是,来回一趟至少六个时辰,明日中午到不了。 郭军医私下同末将说,这条命绝对救不回来的。 整个炊事班的兵情绪都很激动,末将已经去安抚过了,没用。

”  孤飞燕听到这里就没声音了。 她学药十年,一听到药材就比常人多一份注意,多一份敏感。 她都忘了自己的处境,眉头紧锁,认真听着,希望能听到更多的声音。

  可是,门外却迟迟没有声音。   程亦飞不会是走了吧?  她急了,“程亦飞,你还在吗?你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那军医到底是什么庸医呀!  她一个学药的都知道没有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病人,他当大夫的居然这么轻易放弃。

他把认命当做什么了呀!  程亦飞只当孤飞燕又跟他耍什么嘴皮子,他没理睬,和周副将站在门口说话。   孤飞燕急了,索性大喊,“你们要的是麻黄对不对。

我有,我有!”  这话一出,程亦飞和周副将立马都冲进来,两人都非常意外,周副将急急问,“孤药女,你怎么知道我们需要麻黄?你真的有吗?”  治哮喘的主要药物十有八九是麻黄,尤其是这种急救。

  孤飞燕没理睬周副将,无比认真地朝程亦飞看去,说,“马上放开我,带我过去,我要看到药方!快!”  性命攸关,程亦飞第一时间帮孤飞燕松绑,带她去炊事营。

  炊事班的帐篷里,那个士兵许槟刚刚又发作了一次,军医正在针灸,许槟的呼吸非常急促,仿佛停不下来。

郭军医没有说谎,针灸的效果并不是非常好,若不赶紧用药,再这么频繁发作下去,怕是熬不住了。

  郭军医见程亦飞他们过来,将最后几枚金针用了之后,便要起身来行礼。

程亦飞挥手给免了。   孤飞燕见郭军医最后几针下去,病人的情况缓解了一下,她连忙将桌上的药方拿起来看……。

上一篇:第289章 桃树林里埋着尸体
下一篇:第28章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