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286章 管住她的理由

  翌日上午,孤飞燕他们就抵达神农谷。

  隐藏于深山老林的神农谷,无论何时,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一如上一次来,才刚刚到大石门口,小药鼎就不安分了,拼命地要飞出去,幸好孤飞燕又先见之明,一直按着。

她只当小药鼎是闻到了那么多药材味,兴奋了。

  神农谷谷中是药材集市,四周有东西南北四座大山,东西两山设有竞拍场,南山是悬赏场,北山则是谷主大人居住之地,最为神秘。

而代管神农谷的老执事于青州居于南山悬赏场之后。   不同上一回,如今君九辰同老执事交情可谓极好,且他还带了天炎的储君同行,他就算是专程来竞拍药材的,于情于理也都该先去跟老执事打个招呼。   于是,一群人便全同孤飞燕上了南山。 孤飞燕心里头那叫一个郁闷了,她有预感,自己这一趟会白走了。   老执事见到孤飞燕和君九辰,可谓又意外又惊喜。

对于孤飞燕,他是惜才爱才,对于君九辰,他则是忘年结交。

老执事热情地同他们聊了许久,又设宴宴请,同君九辰喝起酒来。   孤飞燕越坐是越郁闷,越绝望。 她正都想寻个借口开溜去找唐静了,然而,老执事却给了她一个惊喜。

老执事说宴后要带她参观神农谷的藏药阁,炼丹房和秘密药田。   孤飞燕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要知道,神农谷的藏药阁,炼丹房和秘密药田这些地儿都是禁地,别说外人了,就是神农谷内,身份不高的人都休想踏入。

  换句话说,老执事只会带她单独前往!打探六丹商陆的机会……来了!  孤飞燕原本是不喝酒的,这会儿高兴地亲自倒了三杯,要敬老执事。 然而,她刚刚端起酒来,君九辰就出声了,他冷冷道,“孤药师既要参观药田,就别喝酒了。

秦默,代你主子敬老执事三杯。

”  秦默没动,他只听孤飞燕的。

  孤飞燕心里高兴,是真想喝酒,她笑道,“多谢靖王殿下关心。 老执事如此器重下官,这三杯酒,下官定是要自己喝的!”  她说罢,立马喝了一杯,一口就喝光。   “你这丫头,看样子酒量不错呀!”  老执事心情好,回敬了一杯,孤飞燕立马又敬上。

就这样,孤飞燕和老执事开心地对饮了起来,都不止喝三杯了。

而君九辰坐在一旁,脸色是越来越不好看。   很明显,他不喜欢她在外人面前喝酒。

  小太子坐在一旁,没人搭理。 他都已经偷偷喝掉了一杯酒,有些醉意了。 他瞅了瞅孤飞燕,又瞅瞅自己哥哥,长叹了一声,“哎……”  趁着大家没注意,他又偷偷顺来一杯酒,往自己汤碗了倒。

他喝了一大口,辛辣得差点吐出来,却还是硬生生地吞了下来。 他借酒壮胆,走到君九辰身旁,低声,“皇兄。

”  君九辰一直盯着孤飞燕,这才注意到小太子。 他立马就闻到了酒味,不悦道,“你又偷喝酒!”  小太子凑到他耳畔,低声,“皇兄,你是娶了她,就有理由管住她了。 ”  君九辰先是一愣,旋即就蹙起眉。

他正要教训,小太子却一本正经地先教训起他,“皇兄,你太明显了,我都瞧出来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父皇的。 你呀,在父皇面前,最好收敛点!别给孤药师和自己惹麻烦!”  君九辰的脸色简直无法形容,他连教训都没有,冷冷道,“芒仲,太子乏了,先带他下去休息!”  小太子还想说,君九辰一个无比骇人的眼神射过去,他立马闭了嘴,只能在心里嘀咕,“哼,心虚!”  君九辰不再看孤飞燕了,径自一杯酒一杯酒地喝,他眼底的神色尽是复杂。

  孤飞燕开心是开心,可不敢跟老执事喝太多,生怕把老执事灌醉了,耽搁了她的要事。

她停了酒,扯了个话题同老执事聊了起来。   宴后,老执事亲自将君九辰和孤飞燕送到客房,他让孤飞燕先休息,晚些会派人来请。 他也没冷落君九辰,询问君九辰需要什么药材,不必去竞拍,他令人取来便可。

君九辰客气地婉拒了,他分明就不是来竞拍药材的。

  老执事离开后,孤飞燕就进屋了,秦默就像是一尊面无表情的英俊门神,守在门口。   君九辰瞥了他一眼,才进屋。 屋内,小太子已经呼呼大睡,芒仲终究是忍不住,跟进去,试探道,“殿下,孤药师同神农谷这交情,咱们怕是要提防吧?”  芒仲这也算是旁敲侧击地提醒吧。

他至今都不清楚殿下心里真正的态度,但是,他很清楚,孤飞燕有那么大的嫌疑,他们至今却都没有详细周全的防范之法是非常危险的。

要知道,孤飞燕知晓的每一个秘密都足矣危及皇上,危及殿下!  君九辰当然听得明白芒仲的意思,他冷冷说,“把百楚的情报送来,再议!”  芒仲急了,“殿下!”  即便目前还未明确孤飞燕的身份,即便孤飞燕对宇文晔的表现并不像是做戏。 但是,孤飞燕不是真正的孤飞燕这已是铁一样的事实了,就单单这一点,无论她到底是谁,殿下都该有明确的防范了。

不应该将秦墨让给她,更不应该让她来神农谷见老执事。   君九辰并没有理睬芒仲,他挥了挥手,示意芒仲退下。   芒仲一心急,脱口而出,“殿下,切勿情迷心智……”  君九辰冷冷打断,“滚出去!”  芒仲终究不敢再劝,悻悻地退出去了。   君九辰在小太子身旁坐下,他取出那窜奇楠沉香佛珠来,一颗一颗,轻轻地拨动,他闭着眼睛,似将一切放空,却又似在思索。   其实,不必芒仲劝,他心里都非常清楚,他不想放过这个女人,也不能放过!在回到晋阳城之前,他必须有决策!  孤飞燕对一切一无所知,她休息了一会儿就跟来接她的仆人离开了。

  老执事亲自作陪,先带她走了药田,而后是炼丹房。

天都黑了,他们才抵达藏药阁。

  带其他荣誉理事来参观,顶多是走马观花,而带孤飞燕来,老执事可谓诚意十足。 一下午,可没少向孤飞燕表达招揽之意。

孤飞燕揣着天武皇帝的生死秘密,哪能说走就走,她只能暂时婉拒了。   趁着老执事介绍藏药分类,她问道,“上一回那几株六丹商陆皆为极品,怕是收藏已久了吧?少说也得有十年吧?”。

上一篇:第286章 温柔暴戾无缝切换
下一篇:第287章 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要出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