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286章 温柔暴戾无缝切换

  闵姜西不是第一次跟秦佔坐在一辆车中,却是第一次同时坐在后面,按理说车上还有第三个人,应该不会尴尬才对,但闵姜西却莫名的觉着有些不自然。

  代驾默默的发动车子往前开,车内一片静谧,闵姜西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沉默。

  过了一会儿,身旁传来熟悉的低沉男声:“后天几点的飞机?”  闵姜西说:“上午十点。

”  秦佔道:“等下把你在汉城的地址给我,这么多东西你也带不走,我让人直接给你寄回去。

”  “没事,我有快递的电话,明天让他过来一趟。 ”  “你一个人住别轻易叫人过去,没看网上成天有快递上门出问题的新闻?”  秦佔声音不大,口吻也不辨喜怒,闵姜西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只能先应和着,“我每次都挺小心的。 ”  秦佔道:“我给你寄。

”淡淡的,却不容置喙。

  闵姜西轻声说:“麻烦你了。

”  秦佔说:“吃了你这么久的蛋糕点心,也是拿人的手短。

”  闵姜西勾起唇角,“看来多学一门手艺还是有用。 ”  秦佔说:“你教秦嘉定功课可以,厨艺就算了,最近在这边住,他找不到别人也找不到猫猫狗狗,做了什么都让我吃,你在间接谋害我。

”  闵姜西闻言更是忍俊不禁,“你不觉得秦同学的厨艺有进步吗?”  秦佔面无表情的回道:“是有进步,以前是一搭眼就知道狗都不会吃,现在是吃了之后才知道狗都不会吃。

”  闵姜西直接乐出声,“他要是听到一定伤心死了。 ”  “成熟就该直面现实,很多事都是靠天分的。

”  “这么说肯定不行,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

”  秦佔说:“与其等他长大才告诉他‘重在参与’纯属狗屁,还不如打小就让他明白,时间是有限的,没必要用在不擅长的事情上。 ”  闵姜西说:“我承认有些事靠天分,但是熟能生巧也不是白说的。 ”  秦佔道:“他现在已经可以熟练的做出一堆难吃的东西,而且难吃的还不重样。 ”  闵姜西才想认真的跟他讨论两句,没想到秦佔还是个冷面笑匠,她笑点又低,很快就只剩下笑了。   秦佔听着耳边的笑声,心底高兴,嘴上却道:“你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上吗?”  闵姜西说:“你也可以做啊,以毒攻毒,没有比感同身受更好的回击方式。 ”  她语气调侃中又带着几分俏皮,秦佔无声的侧过头,车内光线昏暗,可他却一眼看到她勾起的唇角,甚至是睫毛卷翘的弧度。

  心里一点气都没有,秦佔嘴上不饶人的说:“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闵姜西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你可以故意做的很难吃。

”  秦佔说:“不要以为只有你做得好,我是懒得做。 ”  闵姜西激他,“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口福吃到秦先生做的东西。 ”  秦佔一时脑热,竟然回了句:“想的美,我只给女朋友做。

”  说完他就后悔了,说不出后悔的点在哪,反正就是悔了。

  身旁闵姜西却似是浑然不觉,还边笑边道:“做你女朋友真幸福,有‘口福’了。

”  秦佔靠在椅背上,口吻是骄傲而肯定的,“这还用说。

”  车子悄无声息的驶入莱茵湾,代驾把车停好离开,闵姜西跟秦佔告别,他出声说:“我送你。

”  “不用了,你早点回去休息。 ”  “一天睡十几个小时,不差这几分钟…快过年了,你一个人更要注意安全,在眼皮子底下出点什么事,我都不好跟你家里人交代。 ”  秦佔径自迈步往前走,表面镇定自若,心底慌得一逼,没想到他也有用‘过年梗’的一天,真真是疯了。

  闵姜西也觉得秦佔‘热情’的有点不正常,可能是因为银行卡的事?再或者,有点喝多了?  反正他正常状态下是绝对不会这么平易近人的。

  两人溜达着走到单元门口,不等闵姜西出声,他先停在原地,“进去吧。

”  “谢谢秦先生。

”  闵姜西打了声招呼,转身往里走,她没回头,因此没看到秦佔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正盯着她的背影看。   今晚这一别,怕是再见又要等下回了。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秦佔格外的想她,闵姜西的视线还没完全消失在眼前,他已经提前开始不高兴了,不高兴又有几天见不到她,打个电话都要提前想好内容,烦得很。

  闵姜西进了单元门,很快消失在拐角处,秦佔转身,准备打道回府,才走了两三步,忽然听到门内隐约传来一声:“来人啊!”  秦佔懒散的神经刹那间绷紧,因为听出是闵姜西的声音,几乎是立刻,他扭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单元门口。

  下意识的拽门,当然是拽不开的,秦佔透过玻璃的部分,看到拐角内部人影闪动,还不是一个人。   “闵姜西!”  秦佔大喊一声,里面没人回应,怒急,他抬脚猛的踹了两下安全门,大门纹丝不动。   他像是被触怒的野兽,四下搜寻,目光在某一刻定住,他几步冲过去,拿起摆放在一旁的陶瓷盆栽,揪着树干,将花盆作为武器,用力往玻璃上砸。   花盆应声而碎,玻璃门只是裂缝,秦佔又抄起一个更大的花盆,再次砸下去。

  经过两下重击,玻璃门裂出蛛网,秦佔等不及去拿东西,抬腿猛的一踹,愣是将玻璃踹得四分五裂。

  破门而入,秦佔往里冲,终于越过视线盲区,他还没等看清楚状况,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人影便朝他扑来,手里还挥着明晃晃的刀子。

  秦佔堪堪往后一躲,刀尖擦着他的胸口划过去,男人要跑,他能让?  就像荣一京说的,被秦佔盯上的东西,哪怕就是条鱼,他也要下海给它弄上来。   千万别跟他讲道理,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道理。   男人才跑到门口,忽然背后被人一抓,秦佔拉着他的衣服,用力往后一拽,男人狗急跳墙发了狠,回手就是一刀,秦佔等的就是这一下,他不躲反迎,扣住对方的手腕,干脆利落的一撅。   男人痛呼,刀子掉在地上,秦佔眼睛都红了,折玩具似的顺势将对方的整条胳膊卸了,也不管这杀猪般的惨叫有多刺耳,人按在地上,手去拿刀。

  小区保安赶来的时候,正看到秦佔手起刀落,一把弹簧刀毫不犹豫的扎在男人大腿上。

  跑!再给他跑一个试试!。

上一篇:第286章 他在挖什么?
下一篇:第286章 管住她的理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