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鉴赏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287章 百尸拜狐(上)

  腕白肤红玉笋芽,调琴抽线露尖斜。   叶冰的手一直很美,在我印象中找不出瑕疵。   但是眼前的场景和记忆中的女人完全不同,差别太大了。

  青葱玉指向内干瘪,好似暴晒过的腊肉,一片青黑色,看起来十分狰狞。   “那、那不是人类的手指。 ”江辰坐在烂泥之中,他看向曾经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妻子,脸上找不出担心和牵挂,更多是惊慌失措和一丝掩饰极深的厌恶。

  “你恐怕没资格这么说她,寄养小鬼想要让她给你生个鬼婴,你也不过是披着一张好人皮罢了。

”看着叶冰的手指,我想起了在三号桥火葬场直播时遇到的一件事。

  火葬场下面镇压着一只凶物,它原本准备借助十恶神煞的力量脱困而出,结果被我无意阻止。   在那场对决中,凶物曾破开封印伸出了一根手指。

  虽然我当时请神上身,思维恍惚,但是我对那根手指却留有很深的印象。

  和叶冰此时的手一样,青黑色,向内干瘪,仿佛埋在地下的枯树根。   “凶物脱困?”我今夜前往三号桥火葬场时,悼念厅里只有蛊先生的身影,并没有察觉到其他阴灵存在,现在一想顿时感觉有些反常。   火葬场本身就是一处笼罩方圆十里的大阵,涉及十恶神煞,拥有十重变化,能够凝聚方圆十里的鬼魂,将它们引导吸收,化为己用。   我当时被请神符耗干了精血,硬撑到天亮就倒下了,勉强保住小命,连自己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都不知道,更别说破坏掉十恶大阵了。

  阵法完好无损,可是我今夜赶到时,那地方竟然出奇的“干净”,没有任何鬼影和贪恋人间的游魂存在。   那些污秽之物都跑去了哪?  我正在思考,后腰忽然被翠柳缠住,一股柔和的力道将我向后拉去。

  “那女娃被什么东西上了身,不要靠的太近。

”闲青道长已经退出三婴阵,示意我站在他身后。

  被闲青道长这么一插话,我倒是想起来了:“道长,青土观距离三号桥火葬场那么近,你应该知道火葬场下面镇压有凶物的事情吧?”  “这在江城不算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你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道长,我怀疑此时上身叶冰的就是火葬场下面的凶物。

”  我说出自己的推测,闲青道长脸色一变:“你有几成把握?”  “七成。

”叶冰手指的异变只是其一,我联想到火葬场前后的变化,禄兴和蚯任之前又正好去过那里,所以才得出这样的结论。

  “坏了,如果真是这样,咱们两个恐怕都要交代在这了。 ”闲青道长如临大敌,看向叶冰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迟疑。   “你我联手也不是那凶物的对手?”我怀中还用雨衣包裹着一整套二龙出水阵符纸和一张从阴间秀场兑换的随机上乘符箓,这些东西才是我敢于站在这里的底牌。

  “如果真是那凶物上身,估计也就只有祖师爷复活才能将其降服。

”闲青道长叹了口气:“当初将凶物镇压在三号桥的就是我赶尸一脉的祖师爷,要说起来这凶物跟我们赶尸一脉也颇有渊源。

”  “坊间关于凶物的种种传闻其实都存在虚构的成分,真实原因没人清楚,包括我们嫡传门人在内都不知道这凶物到底什么来历。

”闲青道长叹了口气:“祖师爷将其镇压在三号桥以后,没过多久就失踪了,只留下了一封亲笔信,嘱托后辈门人不要去寻找他,不可踏入三号桥火葬场半步,赶尸一脉死后,也不可入土,更不可葬在三号桥十里之内。 ”  “你师傅?”闲青道长年过半百,这要倒腾到他祖师爷那一辈,凶物的来历岂不是要追溯到百年以前?  “是啊,赶尸一脉也曾有过辉煌,只是在近代才开始没落,算起来正好就是祖师爷死后,赶尸一脉分崩离析,好像遭了天妒一般,到我师父那一辈,门人只剩下两三个,传到我这里,就只剩下云川一个徒弟了。 ”  “赶尸一脉没落会不会就跟这凶物有关?”  我随口一句话,却让闲青道长凝神思考起来:“有些道理,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将这东西从女娃身体里赶出去。

”  闲青道长有意想要避开一些话题,关于三号桥火葬场下面镇压的凶物,似乎是他们这一脉的禁忌。   阴气入体,叶冰披头散发,她的模样越来越怪异。

  “煞!”  雨水倒卷,叶冰周围阴风四起,给这本就绝望漆黑的雨夜又增添了一丝残忍。   “我来拦住它,他快去找云川,让他带着狐仙尸体赶紧走,今天遇到这邪魔,恐怕是无法正常启尸了。

”  “道长,你一个人能行吗?”我看了一眼叶冰身上还在不断增强的阴气,又看了一眼手中只是拿着柳条的闲青道长,心中没底。

  “不行也要上了,你快走!”  为了争取时间,闲青道长就拿着一根翠柳站在原地:“走啊!”  我抓着江辰扭头向外,刚一转身,背后就传来呼啸的阴风。   叶冰直奔我而来,她已经疯了,曾经的美丽全部化为恐怖,失去了理智,张牙舞爪,像个怪物一般。   “定!”闲青道长甩出两张符纸,但是对付尸变的符箓对叶冰毫无用处,眼看叶冰要抓住我的肩膀,他挥舞柳条,那翠绿的柳条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浸泡过,抽打在叶冰身上,留下一道道紫黑色的印记。   叶冰动作一缓,我顺势逃离。   飞快跑进新沪高中,焚烧壕周围还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乍一看还以为是屋子里的学生尸体跑了出来。

  “让开!”  枪口逼着江辰脑袋,我从几名武警中间穿过进入焚烧壕。   刚迈进平房,我脑门就感觉到几分凉意,抬眼看去,门上的元辰吊魂符无风自动,非常诡异。

  “云川?”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但是无人回应。   我勒着江辰脖子,又一次进入里屋。   在一具具站尸的缝隙间穿行,我踩着地上黑乎乎的焚烧沉积物,走到云川面前。   刚才我掀开的厚白面巾不知何时已经合上,我没有多想伸手将面巾掀开一角:“云川,你师傅……”  瞳孔骤缩,我的眼眸之中映照着白色面巾下的那张脸,那根本不是云川的脸,而是一张狐狸的脸!  手指好像痉挛,不自觉的抖了一下,白面巾重新盖上。   “怎么可能?”我退后一步打量着眼前的高个子,披红色镶边黑衣裳,外貌体型穿着都没有变化,这应该是云川无疑,可为何掀开面巾后看到的却是一张狐狸的脸?  我对赶尸什么的算不上了解,也不清楚闲青道长为何会让云川背着狐仙尸体站在群尸中间:“听闲青道长的意思,好像是说‘起尸’什么的?”  时间紧迫,我抖着手又一次掀开了云川脸上的面巾。   “师傅怎么了?你刚才说一半为何停下?”这一次面巾下面是云川本人的脸,他虽然气色不太好,但神智很清楚。   “没什么,可能是我刚才看错了吧。

”我歪着头看了一下云川后背上的狐狸尸体,只不过狐狸脸部同样被厚厚的面巾遮挡,什么也看不到:“你师父遇到了麻烦,那个邪修很难对付,他让你带着狐仙尸体先走。 ”  “祭坛已开,死人饭都吃了,怎么能半途终止?”云川朝周围的祭品努了努嘴,他本意是想要让我看到那些被啃咬过的兔肉、鱼肉、猪肉,但可能是因为力气太大,他一下子将脸上的面具给晃掉。   白布面巾脱落下来,我看到了云川被遮住的另外半张脸。

  。

上一篇:第287章 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要出去
下一篇:第288章 交个朋友怎么样?
回到顶部